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国中产阶级的安全感去哪儿了?

2020-01-11 点击:898

长期以来,中国消除了普遍贫困造成的贫富差距。从改革开放之初到2000年,中国没有出现普遍和巨大的收入差距。相反,由于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度,拥有生产资料的农民的收入继续增长,并逐渐缩小与城市人口的收入差距。在此期间,尽管经济高速增长,但基数相对较低。中国经济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经历了两次恶性通货膨胀,两次都被政府毫不犹豫地压制住了。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在2000年之前,通货膨胀只带来了商品价格的暂时波动,中国家庭没有资产的概念。

中国的财富分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是大约2000年的一个节点。确切地说,住房制度在1998年进行了改革。为了摆脱上世纪90年代末的通货紧缩,中国加大了货币和金融投资。2003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与此同时,美国通过低利率刺激消费,使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转移的基地,大量农村劳动力进入工厂。与此同时,以大城市扩张为开端的城市化开始加速,快速扩张的外汇账户也释放出大量资金。

在此期间,中国人的收入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市场决定的。由于美国对消费品的强劲需求,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在此过程中收入飙升的中国人破浪消费的加速,几乎所有行业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每个融入市场的人都受益匪浅。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和从封闭经济向全球化的转变过程中,除了生产要素的分配和回报所造成的不同收入差异之外,更重要的是经济转型带来的机会,尽管有时这些机会并不公平。

房地产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没有政府干预,经济增长将不可避免地加剧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在此期间,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报酬远远低于回报。政府努力取消农业税,建立农村基本社会保障制度,修改劳动合同法。城市白领们过得很愉快。他们大部分时间可以在自己的城市里以月薪购买一平方米的住房(现在在一些城市,白领只能以一年的工资购买一平方米的住房!),他们开始学习现代消费文化和生活方式。互联网让中国世界变得广阔。

然而,自2008年以来,中国的财富分配不再主要由市场决定,而是主要由不同企业或个人在市场竞争中的状态决定。政府为稳定经济而采取的刺激计划允许资金流向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依靠这种模式来维持增长导致了持续的信贷扩张、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2012年后,过剩资本继续流向信息技术(初创企业泡沫)、金融和房地产,挤压了这些高效的生产部门。

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工暂时是主要受益者,因为房地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吸收了大量劳动力,导致劳动力短缺和物价持续上涨。这对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造成了巨大影响。在保持增长的政策下,中国经济由非现实走向非现实的趋势得到了加强。然而,移徙工人本身也是通货膨胀的受害者,收入增长缺乏可持续性。它不是由消费者需求驱动的,而是投资,即房地产和政府基础设施。这两者实际上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只有发展房地产,地方政府才能有更多的土地收入来支持持续投资,但房地产已经有了严重的存量。

由于劳动力持续流向服务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中国经济的整体劳动生产率增长率自2008年以来持续下降。不同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不同,但工资增长率趋于一致,导致工资增长速度快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现象,造成结构性失业

中国经济转型中的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给城市居民带来了不安全感。此外,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率跟不上价格的上涨。由于经济转型,甚至就业也变得不稳定。此外,社会也面临着同样的转型痛苦,不平等日益扩大,污染问题严重,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结果,中等收入群体的焦虑情绪上升,他们担心自己可能随时会从目前的社会地位上消失。

在一个转型社会中,中产阶级的不安全感是自然而然的伴侣。韩国、台湾和其他社会在过渡时期经历了大规模的移民或社会运动。这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也是对追求公平社会的回应。此外,转型社会中的人们内心缺乏价值锚,这很容易产生内外相辅相成的效果。如果政府不试图通过改革给人们一个更好的方向,这种不安就会加倍释放。

未来会更好吗?也许吧。我们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转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即使在美国,大多数美国人一直认为儿子挣得比父亲应得的多,但2014年,只有41%的30岁美国男性比父亲挣得多。美国的中产阶级不断减少,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已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突出现象。它再次改变了历史的方向:反全球化特朗普已经成为美国总统。

理论上,中国应该努力扩大中产阶级的规模,用他们的消费来支持制造业和服务业,并吸收更多的农村劳动力。依靠投资和信贷扩张刺激经济只会降低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而寄生在政府债务和银行信贷上的农民工就业收入是不可持续的。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发展模式。

但是,当中国像转型期的日本一样,希望在平衡与协调中实现转型的目标时,就意味着它将继续采取刺激政策扩大需求以保持“稳定”,这将继续纵容和巩固旧的发展模式。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能够采取强硬措施抗击通胀的原因是,当时人们没有资产以及资产带来的巨大利益,但现在利益集团可以阻碍甚至绑架改革。

在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有人要求遏制资产泡沫。这可能意味着房地产泡沫不会被戳破,但“不涨不跌”的平衡将得以保持,以避免金融冲击。如果政府希望通过经济增长消化资产泡沫,增长仍可能来自信贷扩张和通胀,导致工资上涨但购买力下降,人们将变得越来越尴尬。考虑到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和中产阶级消费能力下降的事实,中国经济转型依靠内需实现循环发展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难度越来越大,贫富差距可能日益加深。这一趋势是中国中产阶级不安全感的主要来源。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徐闻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mjsxy.com.cn 技术支持:徐闻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