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红书“断臂”求变

2020-01-31 点击:1146

突然,小红书社区的大量小科尔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进入品牌合作伙伴平台的资格。“小红书的四分之三已经清理干净了”、“科尔正在庆祝黑色星期五”和“屋顶上到处都是小红书科尔”也发出了很大的噪音。

36氪星特此请求小红书确认。另一方答复说,这次大约有3000名KOL受到影响。平台上的一些Kols表示,这次被消灭的Kols数量超过了10,000个,占平台总数的2/3。目前,平台上只有5000多克。

小红书于2019年1月推出品牌合作伙伴平台,社区中的KOL(称为品牌合作伙伴)、品牌和MCN都可以进入。经过大约四个月的运作,成千上万的社区KOL已经定居下来。他们通过接收平台上品牌供应商的广告订单来赚钱。拥有约5万粉丝的科尔告诉36氪星,在平台续签合作协议之前,粉丝水平与她的相似的科尔每月收入约为3万元。

KOL,被刷掉了,再也不能在小红书上收到任何广告订单,他的财富被切断了。这一突变源于小红书在5月10日(上周五)续签的品牌合作协议。该协议主要从两个方面提升了对KOL的要求,导致一些KOL不再符合进入标准,直接被拒绝,而一些渴望尝试该平台的KOL被屏蔽:

1。访问条件升级:一个月内,风扇数量大于等于5000,纸币曝光大于等于10000。只要风扇大于或等于1000,并且音符曝光大于或等于1000,KOL就可以移动。

这种情况的评估周期为一个月。在一个月内,如果符合新标准,不合格的KOL仍然可以继续申请进入品牌合作伙伴平台。

2。处罚制度升级:实行严格的评分制度。如果品牌合作伙伴私下接受订单、在合作关系中作弊、在数据中作弊、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等。将从初始得分中扣除12分。小红书将直接与他们解除合同,并发布组织公告(联合处罚),处罚期限最长为一年。

更新后的品牌合作协议改变了合作伙伴和机构的处罚制度。这幅画来自《红皮书》。

对于品牌合作协议的突然更新,红皮书的创始人曲芳表示,这是为了规范平台,打击数据欺诈、欺骗和私人订单收取等不良现象。

然而,这个解释没有得到被拒绝的小科尔一家的理解。36科尔(KOL),氪星的一名粉丝接触了约2000名曾经符合进入平台标准的人,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表达了极大的愤怒:“在5月9日申请后,于5月10日被取消。这难道不是一个诡计吗?”此外,许多被黑客攻击的KOL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泄他们的愤怒,谴责《小红书》,并要求平台做出更多解释。

36氪星从许多kol那里得知,冲突的主要原因是KOl质疑小红帽的“可疑”运作。这个问题尤其体现在对曝光的理解上。根据KOL的反馈,曝光门槛提高了10倍,但运行机制和规则不透明。然而,由于曝光涉及算法和流量分配的核心产品问题,小红书没有给出足够的解释。

一名在“驱逐”风暴中暂时安全的科尔“绿绿”向氪星36号透露。“事实上,我最困惑的是,究竟是30天内发表的票据的平均曝光率,还是30天内发表的所有票据(包括历史票据)的平均曝光率。这实际上是模棱两可的,数据相差甚远。”

小红本(Little Red Book)的曝光规则并不透明,但使用曝光作为卡KOL的硬性指标,让人们对平台的“人治”和“只支持听话、能给平台钱的KOL”产生了怀疑。“然而,即将被清理的KOL表示,红皮书清理这些KOL的原因之一是有些内容的质量确实不高,但平台必须支付一定的管理成本。

小红书的初衷是阻止假冒粉色博客的现象

更重要的是,在更新协议的同时,《小红书》还要求一些之前没有与MCN签订合同的科尔人与平台中指定的MCN机构签订合同,这使得幸存的科尔人不仅要缴纳10%的税,还要缴纳税款(如果超过10万英镑,则需要缴纳增值税)。

品牌合作伙伴进入的先决条件之一是与小红书

弘文文化传媒指定的MCN组织签订合同,小红书

文化传媒是一家注册的MCN公司,专门在品牌合作伙伴平台上为KOL提供营销服务。根据新规定,如果科尔想在平台上接收品牌广告,必须与小红本指定的MCN公司签订合同。曲芳说科尔和弘文的签约可以是暂时的,头两个月是免费的,之后其他MCN人可以自由签约。此外,在品牌合作伙伴平台上,弘文和其他MCN受到完全相同的待遇。

虽然红皮书平台说目前没有佣金,但弘文的存在类似于变相的佣金,很容易让人对“当裁判当运动员”产生怀疑。

一般来说,这一事件是《小红书》加速商业化的正常反弹。经过五年多的生存,小红书已经积累了2亿多用户。在这样一个用户水平上,采取温和的商业策略很容易引起外界对其盈利能力的怀疑,并且不足以说服资本市场。

今年早些时候,红皮书创始人毛超和曲芳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2019年是主要用户增长和商业化的关键一年。2018年下半年,小红书已经开始了广告业务,与淘宝等大型电子商务平台进行了流量测试,并于2019年1月建立了品牌合作伙伴平台。这一系列行动表明小红书正在加速商业化。尽管小红书仍然坚持品牌合作伙伴平台目前不考虑盈利能力,但大概率只是暂时的。

还有可供参考的先例。微博启动微任务,颤音启动星图平台。在提供营销服务时,会收取一定的佣金。以颤音为例,KOL和MCN至少收取30%的佣金,并设置一个梯度。从微博和颤音的经验来看,虽然收入比例不高,但仍然是一条合乎逻辑的现金流路径。

日期归档
徐闻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mjsxy.com.cn 技术支持:徐闻信息网 | 网站地图